[原创]家里的狗突然开口说话了

电脑卡卡的-avatar

电脑卡卡的

“小心你上次带来的女人”

我只是抖个机灵,你们去给楼主点赞啊[s:ac:中枪]
不要吃虫子-avatar

不要吃虫子

家里的狗突然开口说话了。

'喂,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它的脸上露出了苦恼的表情,'虽然有传言狗是不吃主人的尸体的,但是真的饿了我还是会吃的啊。'

这只狗是我妹妹收养的流浪狗。因为家里很穷,它基本上都是去楼下的垃圾桶里翻找食物的。我环视四周,看见屋子里空空荡荡,除了床什么都没有。

我于是对狗说道:

'没事的,我把门开一条缝,要是出事直接走掉就好。'

狗又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低头看着它,发现它趴在空酒瓶上面朝我轻轻的叫唤。

'狗啊,不要为我担心。死亡对于我来说、对于你来说、对于所有生物来说,都是迟早的事。'

算起来,它应该是我的最后一个熟人了吧。

我抱着善意对它劝道:

'你还是尽快离开,反正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流浪狗都没有差别吧?宠物如果吃掉主人,大概会被处理掉的。'

我听到了叹气的声音。

这只狗看起来不像普通的流浪狗那样脏乱,皮毛蓬松柔软,甚至比一些富人家里的宠物还干净。我反复回忆这只狗,但是因为平时太忙了,完全没有清晰的印象。叹完气之后,它一边站起来靠近我,一边说道:

'你已经尽力了,没有必要再这样轻贱自己。'

两天前我办了妹妹的葬礼。紧接着我去超市买了大量的酒水。酒瓶子在房间里垒成一座小山,我坐在地上一瓶瓶的灌着廉价酒,胃部好像有火灼烧一般。但那种神经麻痹的感觉迟迟不来,我的大脑异常的清醒。我完全的理解了不想知道的未来,亲人已经全部离去,身体也患有疾病,手里一分钱都没有。

我已经有整整两天没有睡觉了。

这房子在六个月前业已卖掉,屋主给了我七个月搬走的时间。我想到这里,突然意识道不能在这间屋子里死去,这会对下一任屋主产生困扰。我恍然大悟道:

'是了,我不能待在这里了,我还得去工作。'


狗很艰难的越过我面前成堆的空瓶子,把头搁到了我的腿上。


'不,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睡一觉。'

'我睡不着。'


我刚刚这样反驳,就感到眼皮沉重起来。眼前的场景逐渐模糊,但是大脑里还残留着耳鸣引起的尖锐嗡鸣。我在闭上眼睛的时候到了重物落下的声音,我意识到那是身体倒在酒瓶子上引起的。


'我说了吧,'狗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你现在什么都不许做,只要睡觉就好了。'


……



我还醒着吗?



我还醒着吗?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家门口,父母和妹妹在餐桌上同我招手。他们的笑容看起来如蜜糖一般甜美,我忍不住走进去,坐在了专门给我留的椅子上。


桌子上摆满了丰厚的肉类,看起来柔软多汁。我举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咀嚼着料理好的食物,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吃过东西了。



……?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


不知何时,周围的家人停止了笑容,一起默默的看着我。我嘴里还塞满食物,见他们一直不说话,只好站起来关切的看着他们。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妹妹有点伤心的哭了。


嘴巴里的食物不知道为什么越嚼越多,喉咙被堵的喘不过气,我弯下腰去大声的咳嗽。


妈妈,为什么不来帮我拍拍背呢?




'起床了。'

我看到了一张毛茸茸的脸。

是一只黄色的柴犬,它不停的把头往我身上拱,很急切的要将我叫醒。我与它呆呆的对视,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你会说话?'


不,狗怎么会讲话呢。想必我是由于神经出了问题才会出现这种症状。

谁料那只狗竟然真的开口回应我了。

'你没有得精神病,快去工作。'

'……你真的会说话。'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立刻去工作。'


'不,现在怎么说都是出现会说话的狗比较奇怪。'

我将自己埋在瓶子里,缩着脖子。

'我还没有把酒喝完……'

'会工作的,我一定会去的,把酒喝完我立马去工作。'

我在昏暗的屋子里到处摸索,希望找到还没喝完的烧酒。在翻动的时候,我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号角。

我听到狗又开口说话了。

'不要碰它。'


醉鬼又有什么理智呢,我以为今天遇到的一切都是怪诞的梦境,于是毫不犹豫的吹响了号角。
给我带辆保时捷-avatar

给我带辆保时捷

有点意思,继续呀
不要吃虫子-avatar

不要吃虫子

首先是强烈的地震。

水泥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块一块的躺在地上。电线杆倒下来,在废墟里的火光熊熊燃烧。我在睡梦中听见了木材燃烧的'噼啪'声,朦朦胧胧的往窗外望去。

我看见了巨大的浪潮。

小时候父母带我去过海边,我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碧绿的海浪,它碧绿晶莹的像是一块玻璃。现在我整个人都趴在窗户口去看火光下闪着光的海浪,这个城市已经被泡在了海水里。

我听见狗在旁边叹息。

'你吹响了号角,世界因为你毁灭了。'


我不知道怎么的从它脸上看出了冷笑的表情。

'那也未必。'我反驳道,'只是因为大地震引起的连锁反应而已。'

'天灾只是一方面。'

我随手拿起一瓶烧酒,就着窗外的景色痛快的喝了起来。今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像做梦一样,不喝醉一点很难接受。

'死去的人拖着破烂的躯壳回到家里团聚,两千两百名高官脑部中弹消失在办公室,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都从封印里跑出来吃人了。'

说到这里,它停顿了一下。

'不要喝酒了。'

'只有这个不要阻止我。'我红着眼睛灌了一大口酒。

'趁我还可以接受的时候继续。'

它严肃地说:'你喝的酒太多了。'

我就这么抱着酒瓶子不松手,孩子撒泼似的抗议:

'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嘛!我只是吹了一下号角!'

'你也不想想你家哪来的号角!'

老实说我家里根本不可能会有这种东西,但是我梗着脑袋问它:'万一——是父母的遗物呢!'

爸爸妈妈,虽然我早就把你们的东西全部当掉了,但是想必你们肯定不会介意遗产里多出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号角的。


狗从喉咙里发出了不满的低吼,我伸手把它捞到怀里,跟它一起看着窗户外面的海浪。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巨大的月亮出现在了我们两个的正前方。


白色皎洁的月亮低低悬挂在水面的上方,我们两个被这圣洁凛然的月光震的说不出话来。

啊,我多么希望时间就在那时停止。从那之后,我常常回忆起那晚的月光。这个城市在月光下被照亮了,我也由此第一次看到了那些在夜晚蹒跚行走的黑影和拿着唐刀的女人。

那晚我在变成废墟的城市里对着月亮喝酒,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破门而入。

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

'还有人活着真是太好了。'



紧接着,她拔出刀将奇怪的刀刃对准我,很是疑惑的问道:

'你为什么抱着一只狐狸?'

我定睛一看,怀里的确是一只狐狸,眼睛细细长长,对着来者呲牙咧嘴。

'诶?'我茫然的反问,'我为什么抱着一只狐狸?'

我的脑子里闪现过很多的片段,有的是狗在翻垃圾桶的场景,有的是狗在跟妹妹玩捡盘子的场景。这玩意要是叫狐狸的话,那么狐狸简直就可以被称之为新品种的宠物狗。


'难道是狐狸狗吗?'

他们在月光下搏斗起来。月光穿过窗户,映照在女人的剑、狐狸的牙齿上。那些锋利尖锐的东西在月光下反射出凛凛寒光,看起来非常美丽。

我楞了一下,条件反射似的灌了一口酒,像漫画里的女主角那样喊了出来:


'你们不要再为我打架啦(笑)!'


'谁在为你打架啊?!!'
不要吃虫子-avatar

不要吃虫子

我认为死人复活是一件荒谬至极的事。

一个人倘若死去,那么他的细胞会停止代谢,身体逐渐冷却僵硬,口不能开、颈不能弯、四肢不能屈。之后尸体的各个部位会开始腐败,散发出难以形容的恶臭。如果人有灵魂的话,他也决计不能忍受自己变成这副模样。


我的客户曾经在酒后借着喝醉叫我同她一起殉情,我拒绝了她。妹妹在治疗的后期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中,她曾恳求我放弃她,我依旧拒绝了。我始终认为人类在世界上注定是要像普罗米修斯那样在山顶上挣扎的,哪怕是内脏被啄食干净了,也要睁眼日复一日的看着太阳升起。所以我畏惧着死亡,同时又将它看作是安眠的良药。如果谁告诉我能将死者复生,那么我第一反应一定是叫那人不要多管闲事。

'是你的原因吧,你把他们叫醒了。'

狐狸卧在女人的膝上,懒洋洋的说道,'那些孩子现在都急着回家呢。'

月光下有一些摇摇晃晃的身影,一边走一边全身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我和女人面对面的坐在茶几边上,茶几上面放着冒热气的茶水。

这是这几天以来我头一次没被酒精麻痹头脑。

'冷静下来了吗?'

女人一边抚摸着狐狸的毛皮,一边问我。

我低下头,心想我可宁愿继续喝酒醉下去,但是她手里拿的刀容不得我打马虎眼。

'冷静下来了。'


说到底,明明关节已经僵硬了,为什么还会走路啊。最近几天我遇到的事情都不能用科学解释了。

我跟她一起抬头望向窗外,看到了这座城市的遗骸。外面没有灯光也没有声音,每隔一会儿我就能看到黑影从废墟里慢悠悠的爬出来,一点一点的迈向四周。

我心里凭空生出一点扰人清梦的愧疚来。


我所在的房子不知为何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房间里的水电也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我刚刚尝试着登陆了,发现我的城市因为特级灾难已经被放弃。这条新闻的底下不断有人刷着RIP,也有人在网络上愤怒的谴责政府,但是这个国家的所有政府部门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他们也随着这个城市的消失而消失掉了。

'看样子真的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了。'我想着,抬头问那个女人。

'你来这里又是干什么?'


我凝视着她如瀑的黑发和白嫩细腻皮肤,实在是想象不到这种大小姐来这里干什么。

'你是来杀我的吗?'


她低头啜饮着廉价的茶水,闻言抬起头说道:'恰恰相反,我是来保护你的。'

'我是来防止你逃避责任的。'

女人拿出手机点开地图,朝着我示意。

'这里是A国,而我们所在的城市是在这里。'她细嫩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一下,我发现地图上出现了许多红色的斑点,红色最深的地方就是她点的地方。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红斑就会扩散,A很快会沉没。不光是A,其他国家也会毁灭,最终只剩下南极洲。'

'既然是你吹响了号角,就给我好好负起责任来啊。'
不要吃虫子-avatar

不要吃虫子

没了,后面写了大纲(女主角死了、宠物死了、为了防止扩散主角一个人留在这个城市里生活)
coke520-avatar

coke520

你这结局有点丧啊
铁人兮不打铁-avatar

铁人兮不打铁

悲剧结局,好啊
叙述。岁月。-avatar

叙述。岁月。

WC,别大纲遁啊,负起责任来啊[s:a2:大哭]
再叫我侠客跟你急-avatar

再叫我侠客跟你急

?什么怪大纲遁,草!
这个开头不错,我抄一下[s:ac:哭笑]
平板冰柜-avatar

平板冰柜

怎么一股锤味儿[s:ac:哭笑]
shangxufeng-avatar

shangxufeng

badend

好耶
奥妮酱-avatar

奥妮酱

[s:ac:哭笑]我第一反应是,狗:你游戏打的好菜换我来
意志比剑更快-avatar

意志比剑更快

把楼主收藏了,这文笔什么时候去写个书,丢给书名给我
不要吃虫子-avatar

不要吃虫子

Reply to [pid=597026730,31132963,1]Reply[/pid] Post by [uid=63508864]意志比剑更快[/uid] (2022-03-20 21:24)
布谷弄羌笛-avatar

布谷弄羌笛

老哥,以前写的有吗,想看
不要吃虫子-avatar

不要吃虫子

Quote[pid=597054952,31132963,1]Reply[/pid] Post by [uid=61050121]布谷弄羌笛[/uid] (2022-03-20 23:59):

老哥,以前写的有吗,想看
我去翻一下电脑[s:ac:擦汗]
codeblue95-avatar

codeblue95

本来还很期待结果大纲遁了啊[s:ac:喷]
威武布丁-avatar

威武布丁

[s:ac:喷]来个收款码,我还想再看五块钱的
返回主页